EN
引領行業鳳舞南方
Let China's logistics industry and
World synchronization!
厚德載物根植南方
Great virtue can carry all the things in the world
務實篤行真誠服務
Do Our Best for Sincerely Service
厚積薄發誠就未來 
Sincere can destine the future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 > 行業新聞
現代物流樞紐體係建設理念的創新與變革
發布時間:2019.05.24作者:

互聯網連接了虛擬世界的數字資源,物流網鏈接了物理世界物品資源,互聯網與物流網融合鏈接了信息物理世界,成為了支撐新時代經濟社會變革的基礎設施。這一新的智慧型基礎設施創新理念,推動了經濟社會在新基礎設施上重構,帶來了一係列創新與變革。

一、背景分析:國家大力推進物流樞紐建設

2017年10月中國共產黨十九大報告正式宣布將物流網和信息網列為支撐國民經濟發展的基礎設施建設範疇。發展經濟基礎設施先行,2018年以來,國家相關部門為落實十九大報告,推進現代物流網絡體係建設,組織了係列調研,做了係統的戰略部署。

2018年11月21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部署推進物流樞紐布局建設,促進提高國民經濟運行質量和效率。會議指出,要瞄準國際先進水平,多措並舉推動“通道+樞紐+網絡”的現代物流網絡體係建設,促進物流業高質量發展。其中物流樞紐是物流新基礎設施建設的關鍵環節。

2018年12月24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和交通運輸部發布《國家物流樞紐布局和建設規劃》(下稱“《規劃》”),提出到2020年布局建設30個左右國家物流樞紐;到2025年布局建設150個左右國家物流樞紐,到2035年基本形成與現代化經濟體係相適應的國家物流樞紐網絡。

2019年4月,發改委、交通運輸部聯合印發《國家物流樞紐網絡建設方案(2019-2020年)》,提出在國家物流樞紐承載城市人民政府編製的建設方案基礎上,結合國家重大戰略實施需要,統籌研究確定第一批15個左右國家物流樞紐建設名單。

物流樞紐是重要的基礎設施,新時代基礎設施理念已經出現了革命性變革。現代社會是資源要素快速流動的社會,其中虛擬的資源要素在智慧互聯網中流動,實體資源要素在智慧物流網中流動。現代物流一邊連著製造業,一邊連著消費者,借助於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自動化技術,推動了物流係統的各資源要素實現了聯網、運算、優化、運籌,讓物流過程中的信息流、資金流、商流四流合一,智慧物流網絡的邊界通過擴展與延伸,讓農業、製造業、商貿流通業實現全麵互聯互通並融為一體,讓智慧物流開始成為了經濟社會係統的基礎支撐,推動現代物流樞紐智慧變革,成為新基礎設施關鍵節點。

考慮到智慧物流成為經濟社會基礎設施,作為智慧物流時代的物流樞紐與傳統的物流樞紐理念有很多根本的不同,推進物流樞紐建設中需要有新思維和新理念。

二、認知升級:物流樞紐重構經濟社會新秩序

從新基礎設施思維角度認識物流樞紐,首先要認識到智慧物流的特性,認識到物流鏈接製造端與消費端的連接特性,認識到物流與商流、資金流的融合特性,從而實現認知升級。

改革開放初期,要想富先修路,道路橋梁等基礎設施推動了資源要素流動、分離和釋放潛能,推動了中國經濟大發展;現代物流的智慧升級,必將推動資源要素融合統一、高效協同,實現經濟發展的質量變革與效率變革,通過提質增效形成新動能。

根據上述分析,新基礎設施理念需要提高我們對物流樞紐的認知升級,從物流樞紐重構經濟社會新秩序角度看待“通道+樞紐+網絡”的現代物流網絡體係具有戰略意義。具體而言,有如下幾個重大理念變革:

1、新動能重構:物流樞紐推動資源要素高效協同

過去的物流樞紐建設,強調的資源要素的流動,更多是以交通樞紐來出現,即在交通線路和多種運輸方式銜接的空間上節點建設樞紐,聚焦實物流動的網絡節點。傳統物流樞紐強調的是實體的網絡樞紐,物流的要素“物”必須在樞紐進行集中配置。

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需要創新引領,數字賦能,重構供應鏈與產業鏈,推動經濟走質量效益型發展之路。在物流領域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需要借助現代物流樞紐與網絡,促進經濟資源要素高效協同,這就要求從交通型樞紐向管理型樞紐轉變,更加強調物流管理與供應鏈管理,可能並不需要“物”必須運到樞紐聚集後再配置。通過物流資源要素的智慧調度與數字賦能,推動物流樞紐從實體型樞紐向智慧型樞紐轉變。

互聯網、物聯網技術不斷發展和供應鏈服務不斷完善,物流、資金流、數據流、信息流等各種“流”逐漸成為發展經濟的資源和要素,其中物流是各種流的基礎,以物流為核心並以雲計算、大數據等的形態推動聚“流”創新,以“流”為要素開展各種服務,形成新的聚流樞紐,可以推動資源要素高效協同的新秩序重構。

阿裏巴巴集團旗下的電子商務平台依托菜鳥物流網絡聚集的商貿物流,平台所在地不一定在傳統的幹線交叉點上,可以放於任何一個城市,比如杭州,圍繞平台,利用菜鳥物流大腦,可以在全國範圍開展網絡化的物流服務,形成的由樞紐聚集資源,由物流大腦調度和管理這種依托電商與物流平台聚集實現商流、信息流、物流、資金流等要素的聚集,形成新型物流樞紐,而不是依靠產業集中推動要素整合的創新思路,給樞紐城市的建設與布局帶來了根本變化,也為非傳統的交通樞紐城市發展樞紐經濟提供了新的思路。

以物流為核心,推動和商流、信息流、資金流融合,建立中央物流區CLD,也是近年來部分地區打造城市物流綜合體,創新物流樞紐運營模式的可貴探索。

物流資源圍繞物流平台創建物流網絡,物流樞紐與物流平台融合發展。正因為有了這種理念變化,我國很多城市在聚集產業和經濟要素時,完全可以顛覆以前道路交通節點的概念,用一種全新的手段來聚集資源。

2、體係重構:物流樞紐推動物流網絡智慧變革

因為城市經濟的發展離不開實體性產業與相關經濟要素的聚集,過去我國樞紐城市主要依靠實體產業集中帶來要素集中,所以傳統的物流樞紐是先有交通運輸網絡,並由道路交通網絡節點形成物流樞紐。也就是說物流樞紐是圍繞著實體貨物流動與聚集自然形成的。

隨著物流網絡與信息網絡融合,物流、商流、信息流、資金流合一,如今可以通過平台經濟推動物流樞紐建設,在特定的位置可以聚集起各種“流”的資源要素,形成綜合樞紐,再通過樞紐的輻射反過來推動智慧物流網絡重構,通過物流樞紐推動物流網絡體係重構,營造更高水平的產業布局條件,推動地區物流樞紐的布局思路發生根本變化。

如:義烏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大的幹線交接的節點,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港口樞紐、鐵路樞紐,但依托小商品商貿資源的聚集,借助於互聯網平台,實現物流、資金流、信息流、商流四流合一,形成各種“流”的資源要素聚集,讓義烏成為全球小商品物流樞紐。

不再局限於過去傳統的區位優勢、交通條件等稟賦進行產業布局(但區位優勢與交通條件仍極為重要),這一概念顛覆了傳統傳統產業布局的思路,其顛覆的條件是借助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的支撐,讓經濟要素流向、流量、聚集點發生變化。這一思路為西部、內陸等地區創新發展提供了思路。

3、邊界重構:內陸物流樞紐也可以連通全球

海權時代物流大通道是海洋運輸,因為出口產品和圍繞出口的要素聚集在沿海,所以過去我們的樞紐主要在沿海地區。如何用物流基礎設施推動內陸地區經濟發展,借助新絲綢之路推動沿線國家布局產業經濟帶建設,推動內陸消費製造發展,推動商貿流通快速發展,這是中國一帶一路經濟建設的重要內容。

推動數字絲綢之路建設,與物流絲綢之路建設協同發展,並在智慧的絲綢之路關鍵節點,依托內陸消費帶來的商貿布局推動內陸樞紐經濟發展,可以使內陸地區物流樞紐成為全球資源要素的配置中心,物流區域樞紐向國際樞紐轉變。

完善和銜接供應鏈全鏈條,打造生態經濟大平台,培育新模式已經成為國家關於物流樞紐建設文件中非常重要的內容。

三、發展展望:物流樞紐推動新時代經濟高質量發展

新時代樞紐經濟,是一種以樞紐為核心,以聚流和輻射為特征,以優化經濟要素的時空配置為目標,實現物流、資金流、商流、信息流等多種“流”融合配套的經濟體係,其中傳統的多種交通設施與交通工具是物流的載體,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物聯網、CPS是數字流的載體,在這一體係中,中轉、集疏和分撥功能起著支撐作用。

與全球供應鏈的連接效率,決定著“樞紐經濟”的效率和競爭力,樞紐經濟通過對人流、物流、信息流和資金流的聚集,為經濟發展提供市場資源和持久動力,從而促進產業高度集聚和結構優化,實現可持續發展。新的樞紐經濟的表現形態不應再是拘泥於狹小空間的臨空經濟和臨港經濟,而是以類似於“平台經濟”、“航空經濟”、“高鐵經濟”、“海運經濟”等交通方式為龍頭,實現多種交通方式融合配套的經濟體係。

目前,經濟資源要素已經不是短缺問題,而是高效協同與智慧配置問題。物流資源也已經數量足夠,但怎麽提高運作效率,實現轉型升級,培育新增長點與新動能是我們麵臨的新問題。在時空兩個維度推動信息流與實物流的集成,構建新物流體係,任務艱巨。

首先在要素維度上,需要聚集各種要素,實現資源要素的強聚集性。

重點是聚集各種“流”的要素,其次是聚集各種作業設施設備要素。設施設備要素具有弱流動性,可以通過物流園區、物流中心建設等方式聚集,各種“流”的要素需要通過產業發展環境的營造,打造區域發展勢能,建設大平台,聚集來自周邊、全國甚至世界區域範圍的資源要素,彌補區域自身資源要素薄弱短板,從而實現產業快速發展,並借助物流網+信息網新基礎設施,再把聚集資源要素擴張輻射出去,通過聚集和輻射形成全產業鏈的發展模式,來完善各個產業要素。

其次,在空間要素維度上,樞紐經濟要以城市為載體,以物流樞紐為基礎設施,以供應鏈服務為手段,發展樞紐經濟,推動地區發展。

從目前來看,區位、綜合交通、市場需求、原料資源依然非常重要,我們可以把它叫做基礎條件,但它已經不再是決定性條件。

樞紐城市的核心內容是什麽?是高效的物流體係、發達的商貿市場、先進的製造基礎、深厚的文化積澱和優質的商業服務,獨特的旅遊資源等等,像這些資源進行任意和有效組合的情況下,我們就有可能形成樞紐城市發展的一種支撐和保障。反過來說,我們可以根據這種支撐和保障,根據這些要素來設計我們的樞紐。

發展樞紐經濟最忌諱的是樞紐中的各種“流”一流而過,不能澆灌當地經濟社會生態係統,使樞紐區域僅僅是貨物流轉中心,而不是商貿中心、產業中心。我們需要通過大網絡、大平台、大通道、全鏈條和新模式,按照產業要素聚集、產業鏈培育、產業體係服務和國家產業政策導向有序地推動經濟要素在特定點上有目的的、可輻射的,最終可以形成規模經濟發展模式的一種聚集。目前國內重慶、鄭州,國外德國萊比錫、西班牙拉薩戈薩等一些城市在這個方麵做出了積極探索。

第三,在時間維度上,樞紐經濟關注各種“流”的時間維度上的協同配置,具體路徑就是新基礎設施的物流網+信息網的體係建設。

在物流網的建設上,重點是推動高鐵、公路、航空、水運等綜合運輸模式的多式聯運發展,合理配置實體物流流動的要素配置,在信息網絡建設上,重點是推動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發展,推動貨物在時間維度上提前布局,推動物流網絡的前置倉建設,滿足人們對物流配送時間維度上的要求。

樞紐經濟是借助經濟要素資源聚集平台(交通樞紐、物流樞紐、物流服務平台、金融平台等)對商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客流等進行集聚、擴散、疏導等的規模化產業發展模式,具有高度的供應鏈、產業鏈、產業集群化組織特征。在互聯網經濟業態不斷創新、綜合運輸和物流樞紐服務組織支撐下,以城市為載體的樞紐經濟發展正呈現出全新的發展格局,通過聚集具有區域輻射能力的經濟要素,主要是具有“流”的特征的經濟要素,城市經濟總量擴張、產業層次躍升、發展地位提升的路徑正在發生改變。

樞紐經濟是一種聚流型平台化、網絡化經濟發展模式,即通過有針對性的基礎設施平台、區域服務平台、產業創新平台的規劃和建設,可以實現區域性經濟流沿著交通通道、交通樞紐、物流供應鏈組織、產業鏈構建、產業集群化發展等路徑進行聚集,並以網絡化、平台化服務為手段進行經濟規模擴張,使依托城市在較短的時期內成為所在區域的經濟增長極,從而為經濟後發、處於重要國際國內通道節點位置的城市,通過新經濟聚聚模式實現對傳統中心城市的超越,改變傳統的要素空間布局實現聚集發展的模式,推動樞紐經濟發展。

目前,我國城市發展樞紐經濟的諸多基本條件初步具備,一方麵是國家主幹綜合交通網絡基本形成,一般性中心城市均具備承載各種經濟流的能力和條件,另一方麵,我國全麵小康社會建設將帶來內需擴張引領的經濟流集聚發展,以及“一帶一路”戰略實施帶動新的國際經濟雙向輻射經濟流的集聚擴張,為此,樞紐經濟在未來的發展中將具有基於通道、城市和產業三個層麵進行組織的特點,形成不同類型和格局的經濟樞紐,經濟樞紐的發育必將在空間上重構我國經濟版圖。(來源:物流北京網)

官方微信
Copyright © 廣東老哥俱乐部集團有限公司. 粵ICP備14002155 Powered by vancheer